您好,歡迎來到食品加工在線  |登錄|免費注冊

使用新浪微博登錄 使用騰訊微博登錄
您的位置: 首頁 > 食品加工資訊 > 產業資訊> 化解千萬兒童陷入的肥胖危機,菊粉扮演了什么角色?
化解千萬兒童陷入的肥胖危機,菊粉扮演了什么角色?
類別:產業資訊 更多內容: 食品加工在線發布時間:2019-09-09

標簽: 肥胖 兒童 菊粉

分享

說到菊粉益生元,關于它的研究大都集中于菊粉與胃腸健康和消化、菊粉與腸道益生菌的聯系等,對兒童健康作用的研究并不多,那么在影響兒童肥胖方面的研究就更少了。

網上流傳有這么一句話:胖子都是潛力股。看到這句話,胖胖的你是不是已經開始在心里偷笑?清醒一點,只有瘦下來的胖子才叫潛力股,如果一直胖著,誰能看到你的潛力?

肥胖對顏值的傷害堪比整容失敗,千萬不要相信少兒肥胖會止步于成年的荒謬言論。萊比錫大學的研究團隊發現,學齡前階段是長胖的關鍵時期。2~6歲時BMI的快速增長,與青春期肥胖乃至成年肥胖高度相關,相對風險高達1.43[1]。

01

五分之一兒童中標的肥胖,

可能到成年也甩不掉

傳統觀念認為,孩子胖是健康的表現,就是要吃得白白胖胖才“有福氣”,等長大了自然而然就不會胖了。但事實是,如果從小沒有意識到的話,孩子可能一胖到底。而且胖起來容易,瘦下去可就難了,2017年的一項調查揭示,19歲時嚴重肥胖的人,只有6.1%能在35歲擺脫肥胖[2]。

研究人員從CrescNet患者注冊中心獲得了5萬名兒童、共33萬個不同時間點的BMI數據,發現青春期(15到18歲)BMI正常的孩子中,絕大多數在整個童年,BMI都屬于正常范圍內;而在青春期就已經超重或肥胖的孩子,嬰兒時大多BMI正常,但其中一半在5歲開始就已經超重或者肥胖了。

反過來,2歲時肥胖的孩子,30%左右在青春期可以回到正常體重,依然肥胖的占50%;而3歲時肥胖的孩子,80%在青春期依然肥胖。在兒童期,體重正常和體重過低的孩子BMI標準分基本保持不變;而超重或肥胖的孩子通常在嬰兒期就有較高的BMI標準分,且BMI標準分在他們的童年持續升高。

青春期超重或肥胖的孩子與體重正常的孩子在兒童期的BMI標準分

之后,研究人員分析了BMI標準分年度變化的影響。在肥胖或超重的青少年中,BMI標準分增長最快的階段是2~6歲的學齡前階段,之后BMI標準分也逐年增加,但增速大大減慢。也就是說,對于青春期肥胖或超重的孩子,他們的BMI在2~6歲增長的最快,而且,這一情形與青春期肥胖乃至成年肥胖高度相關,相對風險達到了1.43。

青春期超重或肥胖的孩子,BMI標準分在2~6歲間增速最快

當然,這項相關性研究并不能證明是2~6歲的BMI快速增長導致了青春期及成年后的持續肥胖。但有了這個結果,就可以通過BMI的增長情況,在孩子超重前及早預測,并進行干預。畢竟現在人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肥胖兒童的增加也越來越快。

《柳葉刀》發布的報告顯示,中國超重或肥胖兒童數量從1995年的5.3%增加到2014年的20.5%,每五個中就有一個超重或肥胖。2017年的《中國兒童肥胖報告》數據統計顯示,我國7歲以上的學齡兒童肥胖人數近3500萬人,主要大城市7歲以下的肥胖兒童人數超過400萬人。如果不加以控制,到2030年我國肥胖的兒童青少年總數將接近5000萬人。

而關于肥胖的危害,相信大家聽的已經夠多了,像什么高血壓、糖尿病、冠心病,都和肥胖脫不了干系。在兒童早期,脂肪組織功能的改變與BMI的增加是同時發生的[3],兒童時期過多功能異常的脂肪會造成代謝和心血管的臨床前改變[4],進而提高糖尿病以及動脈硬化[5]的風險。根據目前的兒童肥胖狀況估算,僅僅用于治療因肥胖而引發的健康問題,到2025年,全球的醫療費用就會超過9200億英鎊(約8.28萬億人民幣)!

02

菊粉益生元,

或有控制青少年體重的潛力

說到菊粉益生元,關于它的研究大都集中于菊粉與胃腸健康和消化、菊粉與腸道益生菌的聯系等,對兒童健康作用的研究并不多,那么在影響兒童肥胖方面的研究就更少了。

2017年,一項納入7~12歲的肥胖或超重兒童的研究,采用了雙盲、安慰劑對照的方法,隨機把參與者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,試驗組給予富含低聚果糖的菊粉(益生元)(8g/d;n=22),對照組給予麥芽糊精作為安慰劑(8g/d;n=20)。干預16周后發現,菊粉組兒童的體重z-評分下降了3.1%,安慰劑組增加了0.5%。此外,菊粉試驗組的體脂肪率降低2.4%,軀干脂肪率降低3.8%;安慰劑對照組則分別增加0.5%、降低0.3%。[6]

而且,對照組中炎性因子白介素-6(IL-6)顯著多于試驗組,試驗組的柔嫩梭菌明顯減少(柔嫩梭菌與IL-6的表達呈正相關),這也驗證了益生元的抗炎癥作用。通過糞便檢測還發現菊粉干預也會改善兒童的腸道微生態,試驗組微生物群中的雙歧桿菌增加,普通擬桿菌(Bacteroides vulgatus)則顯著減少。相比雙歧桿菌,普通擬桿菌是個“反面角色”,它可以抑制腸道黏液的分泌,導致克羅恩病的發生;還可以和糞便普雷沃菌合作,造成胰島素抵抗,

這項研究表明,用菊粉益生元來預防或控制兒童肥胖是很有可能的。幾乎同時,美國臨床營養雜志也發布了一項研究,表明菊粉能夠增加兒童的飽腹感,從而達到控制體重的目的。

這項隨機、雙盲、安慰劑對照研究結果顯示,與安慰劑組相比,菊粉組的熱量攝入下降了約113大卡,安慰劑的熱量攝入則增加了137大卡。更重要的發現是,菊粉組中所有兒童可增加飽腹感的生長激素肽的釋放平均增加了28%,而對照組僅增加了8%。通過攝入菊粉,兒童的飽腹得到提升,能量攝入顯著下降,進一步改善兒童的體重問題。[7]

03

天然菊苣來源的菊粉,

是兒童的選擇

到目前為止,多項飲食干預研究結果均凸顯了菊粉補充劑在成人、糖尿病人超重和肥胖管理中心的潛在作用,現在研究證實,對于兒童肥胖和超重的情況,菊粉同樣是天然健康的備選方案之一,可以有效控制兒童體重,增加飽腹感。

菊粉廣泛存在于自然界30000多種植物中,以菊苣來源品質較為優良。維樂夫集團精選歐洲菊苣良種,實現菊苣大規模種植,針對需要進行身體健康調理的人群,特推出了維樂夫菊粉。維樂夫菊粉可以幫助多類人群改善腸道微生態,刺激腸蠕動,排出腸道“垃圾”,以實現健康生活。

參考文獻:

[1] Geserick M, Vogel M, Gausche R, et al. Acceleration of BMI in Early Childhood and Risk of Sustained Obesity[J].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, 2018, 379(14): 1303-1312.

[2] Ward Z J, Long M W, Resch S C, et al. Simulation of growth trajectories of childhood obesity into adulthood[J].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, 2017, 377(22): 2145-2153.

[3] Landgraf K, Rockstroh D, Wagner I V, et al. Evidence of early alterations in adipose tissue biology and function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obesity-related inflammation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 children[J]. Diabetes, 2015, 64(4): 1249-1261.

[4] Freemark M. Predictors of childhood obesity and pathogenesis of comorbidities[J]. Pediatric annals, 2014, 43(9): 357-360.

[5] Johnson H M, Douglas P S, Srinivasan S R, et al. Predictors of carotid intima-media thickness progression in young adults: the Bogalusa Heart Study[J]. Stroke, 2007, 38(3): 900-905.

[6] Nicolucci A C , Hume M P , Martínez, Inés, et al. Prebiotic Reduces Body Fat and Alters Intestinal Microbiota in Children With Overweight or Obesity[J]. Gastroenterology, 2017:S0016508517356986.

[7] Hume M P , Nicolucci A C , Reimer R A . Prebiotic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appetite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overweight and obesity: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[J].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, 2017, 105(4):790-799.

信息來源:新營養 作者:小維

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

專題策劃

詢盤籃

詢盤籃

買家客服

買家客服

供應商客服

供應商客服

微信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掃一掃

關注官方微信

世界杯在哪哪投注